我的尺八錄音

 

350船頭可愛 夕陽西沉 影慕 妳是我心中的妻    
384H散亂的髮 349H孫 風淒淒意綿綿      
51H明月赤城山 z354H蘋果花 H龍馬殘影 H悲傷的酒 H紅之舟唄 H媌m酒廠

感情放一邊 (bG)

 

我是一位永遠的尺八學生
這裡只是錄一些學習過程難免有不成熟的錄音,
以便不斷給自己對照學習之用,
表現不好之處,
請大家,前輩先進不吝指教。

本網頁的音樂全部是用電腦來錄音,
錄音品質效果差強人意,請見諒!
感覺我吹的不夠好,因此不斷努力,
我錄音喜歡隨性錄製
不過在每一次的錄音中
錄音時以我的感覺,我會全力認真的把他吹好
但因時間和個人能力不足之故
留下諸多的缺點,敬請先進達人包涵賜教。
我也並不刻意即時,
仔細重聽重錄求完美無缺
事實上以我的能力,我也辦不到。
留下一些不完美的紀錄
遺下少許走過的足跡

回看來時路
人生這一切的浮光掠影
如同雪地上飛鴻泥爪
驚鴻一瞥,了無蹤跡...........

有時間的話,我會作重新錄製,再重貼上,
希望每次都有一些進步。

敬請尺八諸先進達人多多賜教指正,謝謝!

本人從事街頭藝人,針對廣大的中高年齡群,
曲高總是和寡,通俗的音樂也是我有能力去進行的,
我必須以大多數群眾的音樂語言,
耳熟能詳的流行音樂,
與他們分享歡樂引起一點共鳴,
畢竟這是大家共同擁有過的美麗記憶,
共同的夢共有的熟悉旋律,
伴隨著老歌謠的旋律,
勾引起每個人昔日的記憶,
過往的情懷,
隨這些流行音樂,
緩緩走過歲月,
匆匆間髮已白,
然而心中有歌,
歌隨夢舞。

尺八嗚吟,隨風飄送,
晴空朗朗,白雲悠悠,
秋意濃濃,落葉飄飄,
白髮蒼蒼,夢與魂飛。

殘月97.11.1

殘月繪

一期一會

是為日本人茶道的精神
珍惜每次相逢的因緣
就像美麗的櫻花般絢爛繽紛的盛開
美在短暫間綻放後瞬間就凋落了
一種殘留的美感
令人雋永回味長留心底

珍惜每一次的相逢
永遠不再回頭的當下

然而當代科技卻打破了部分
永遠不再回頭的當下
讓我們能不斷的回溯懷念
如影音的紀錄

但是真實的當下的人事物如大江東去
卻是再也不回頭了
如同在我年歲半百之時
人事物已非之際
站在龍山寺前公園裡
我彷彿仍然看到我七八歲時提著籃子想賣菜包,

但畏縮徘徊在人群裡的身影
那時公園裡還是大多是一些老人家
現在那些老人家和舊的公園也已煙消霧散

而現在我正在此地作街頭藝人表演
公園兩旁迴廊裡
聚集許多老人

下棋或閒坐閒談
我看可能六七十人以上
型態各異,老態龍鍾
有個老人半邊臉幾乎要不見了
另有好幾個老人下顎後縮
有些萎縮的快沒了
我到那時尺八可能就吹不動了
希望在哪時我心中存有有尺八魂
在往後幾十年裡
我和這群老先生們
將也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世界也仍舊如常的往前推進著
古樸的龍山寺依然香火裊繞
庇佑著虔誠的人們

人們依然良善傳承著精湛的技藝,美麗歌謠

讓詩歌的美夢伴隨憂患的歲月,撫慰人心,

在時空的記憶體裡留下一些殘美的記憶,

遺下少許走過的足跡。

在這無常的世間
珍惜那每次永不回頭的

一期一會

此生只是個過客
如長空雁過寒潭
飛鴻偶然踏雪泥

雪泥上的足跡短暫不久留

很快的就消失在皚皚雪花紛飛之中

一生情多
情醒成空
如夢如幻
了無蹤跡

皚皚雪花紛紛飛
天地一片白茫茫
不留一物

 

最後當身心一切飛灰煙滅之時,
在記憶也完全消失之際,
心底還僅剩留一絲絲的

淒然的美感

 

皚皚雪花紛紛飛,尺八孤鳴情也幽。

詩人已去長空雁,天地茫茫意悠悠。

殘月 97.8.27

 

二,三十年幾年前這裡是一座小公園,現在變成一座噴水公園。
那時有一大群老人常在此聚集,
而二,三十年後還是有一大群老人在此聚集,
只是老人已經換了一批,昔日的老人如今安在否?

 

龍山寺前籃子裡的菜包

龍山寺前街藝人
轉眼鬢白憶兒情
欲賣菜包口難開
尺八吹送昔日景

今年第一次來此萬華艋舺龍山寺前公園做街頭表演,
過年後有好幾次,來此報到,
總是因緣不足,悻悻離去,
年過半百雙鬢已白的我,
今天站在萬華艋舺龍山寺的公園裡,
面對在歲月更迭裡,烽火中倒蹋,
幾經重建,香火仍然裊繞的龍山寺,
百感交集,不勝噓吁。

我彷彿仍然看到一個小孩七,八歲的身影,
拿著籃子,
就在這個公園裡人群中徘徊,

昔日的萬華和公園今已是面貌全非,
令人有滄海桑田之慨,

童年家貧,全家六口住在不到兩三坪大的房子裡,
某日我因發覺在這個公園裡,
有很多人手提著小吃,兜賣著。
人群真的很多,那時大多也是一群老者,
於是我自告奮勇告訴我的母親,
你做的菜包很好吃,不如做一些我帶到公園去賣,
可賺點小錢貼補家用。
我提著籃子,你面放著菜包,上面蓋著白布,
走好幾里路,來到龍山寺前的公園裡,
我提著籃子,穿梭徘徊人群中,
竟然膽怯的不敢叫賣,
一個老伯見我如此,
好意的向我說:嬰仔兄,你不把布打開,
不叫賣,人家怎麼知道你在賣什麼?

這一說讓我的膽又縮小一半,
徘徊數次,還是沒法回膽,
只好提著籃子走幾里路回家,
帶回的菜包高興了兄弟妹們,
飽足了一頓,
我也得到母親的安慰。

在中央市場撿地面上的殘破菜葉的小孩,
在豔陽下,拖著整布袋菜葉走幾里路回家。
菜葉經母親整理過後,能吃的所剩無幾。

在那貧困的童年,家中捉襟見肘,餓著肚子的歲月中,
龍山寺是我全家常去燒香抽籤祈願與希望的地方,

在台灣第一代外省人,在舉目無親之下,

生活困頓,有時還無父的日子,
龍山寺是全家能找尋希望與安慰的地方。


但當我長大後並沒有到廟裡燒香祈願這個習慣,
我的理性認知也讓我失去,
享有這份一般人純樸信仰虔誠的情境。

人類自蠻古到文明,任何非理性的情緒信仰,
卻都為眾多苦難困頓中的人類,始終不安的心裡,
在沒有更好的信仰時,帶來寄託與安慰。

理性薄的信仰情感濃的信仰繼續不斷貢獻著它的價值和義意
人性愛的光輝也一樣在其中閃爍,苦難的人他們的希望也在其中。

有時後真假並不重要,

假作真來假亦真,真作假來真亦假。

無論是真的或假的,只要在存心至誠下,
在終極究竟宇宙萬有不滅的因果律下,
到頭來還是得到真的安慰和希望,
美夢終究還是會到來。

畢竟人總是要為希望而活著。

遙望面對龍山寺我感恩的再度合十膜拜。

人似秋鴻歸有期。事如春夢了無痕。
多情自古空遺恨。好夢由來最易醒。

同為物化到娑婆,憂樂無端且放歌。

鐘鼓歇時魔舞停,悠然一曲定風波。

-南懷瑾

粉墨登場笙管濃。誰知欄外雪花重。

推窗窺見清涼境。明月蘆花不定蹤。

-南懷瑾

看看看!古岸何人把釣竿

雲冉冉!水漫漫!明月蘆花君自看。

-雪竇禪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