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八的錄音

我在100年的尺八錄音

尺八入門最佳利器「悠」

其性能在日本評價很高,

音色媲美有些台幣七,八萬,幾萬塊的竹製尺八。

物美價廉,堅固耐用,絕不龜裂。(5500台幣)

唯有澄心映禪月,不將塵境礙虛明。

人間俗事暫放卸,挾尺八御風飛行。

為何?有些人認為尺八(悠)不好!我個人覺得很不錯!

  曲名  
調性
吹奏尺八
附註
錄製日期0
04 花心(清吹)   尺八(悠) 錄音一次 102.11.2

03

無情之夢
bB 尺八{悠} 錄音一次 100.11.28
02 媌m酒場   bB 尺八{悠} 錄音一次 100.11.27
01 明月赤城山
bB
尺八{悠}
  100.11.27
 

 

 
常有人這樣問我,塑料的尺八"悠"到底好不好,
尺八"悠"在日本被評價的很高。
但在台灣有些人都說它不好,還改了它的內徑。

在我個人的看法,它實在是很好了!
好與不好又如何去評價?它的立足點在那堙A
研究起來其中學問大了!

尺八器品,它固定在那堙A它就是死在那堙A死的東西,
但人是活的,人可以把死的東西吹活起來!

但是有些人死在那堙A這樣講很難聽,
應該說有些人固定在那堙A以固定的方式在吹,
在吹固定的東西。

吹的好就說好,
吹的不好就說不好。

我十幾年來,在我這裡進進出出的尺八很多,
我遍嚐了各家製管師的尺八,
在台灣能摸這麼多的尺八的人也不多了!

我戒慎恐懼的不敢去評論哪家的尺八最好,
但是各家製管師作的尺八,
那個存在的差異性是很明顯的,
我不說好壞,他們各有特色與味道。

好壞難以定論,見仁見智,
喜好各有不同,
加上吹者能力習慣不一,其中變數很大。

吹尺八個人因素也很重要,吹功如何,操控靈活度如何?
每一個人的身體與唇形造型,唇部肌肉各有不同,存在差異性很大。

科學講求客觀的實驗,但是實驗的機器性能不一,
其實驗出來的現象,就會不一,其中就沒有客觀性。

一支尺八,有人吹的不好,說它很差,
但是另一個人吹的很棒,就說它很好,
尺八死在那堜T定那裡,人是活動在那堙A
這個人吹換那那個人吹就是活動,
或是同一個人,但可以改變各種方式來吹,這也是活的。
這樣子便可以死的東西給吹活了!

從新組合與排列就可以玩出多樣性來!

尺八的好壞的基礎點在那堙A音量大,音色好,容易吹,變化與擴張性大.....。
音量大,音色好,容易吹,變化與擴張性大.....,
這個又涉及吹奏者的個人能力因素,這個客觀就很難形成。

還是有一個方法可以略知一二,
如果一個製管師的尺八深受許多尺八演奏家的喜歡或大師級的尺八演奏家的喜歡,
那大至就沒錯了!

還有善吹者才能善製,
你吹不出那種音色來,你怎麼能知道去做出那種音色來!
尺八音色吹奏的創新與變化成長,也跟隨著製管的創新與變化一起成長,
那是相輔相乘的事。

日本人吹尺八很重視筒音的共鳴,如果你連筒音共鳴都吹不好,
你又如何去挑選一支好尺八或製作一支好尺八,

尺八吹功如果不好,是無法真正的品嚐出一支好尺八的味道,
我的尺八好壞的立足點是以日本目前主流的看法來說,
如果是諄求另一種味道那就另論了!如古樸無華的味道.......。

一支尺八能發出悅耳吸引人的音色,
我個人認為它具備的條件,
一、音準
二、音量
三、音色
四、平均
五、變化性
六,擴張性
七、易吹

音量能大能小有強烈的爆發力與擴張性。

在音高處音色清亮不可有被壓抑的感覺,

在音色方面,低音必須有厚實的共鳴,不要鬆垮悶澀與弱弱的,

音色共鳴與音量可加壓可加大。

我記得有一次當學生時,在教是唱歌,我唱的正陶醉與高性時,
有一個同學走過來,向我說:
請把腳抬起來。
我說要幹嗎?
他說:
很抱歉!你的腳正踩在雞脖子的上面。

吹尺八如果音量太小了!
低音悶澀鬆鬆垮跨的,
高音尖銳刺耳,
不然就是壓抑的聲音,壓抑到很小聲。

當然曲性氣氛的表現,那又是另一回事,
如沒有共鳴的表現,極細微的吟唱,
但是一個音色吹的好的人,
就是在極細微的表現中,
你仍然可以聽出與感受到那種磁性與清亮的感覺。
同樣的音量,但還是可以吹出,產生不同樣品質的音色。

我常向人家說,如果你尺八吹不到家,
如果你覺得尺八聲音不好或音準有問題,
或偏低。
不要善自去修改內徑,這要去請教專業的人,

但就是有些人就會去修該內徑或歌口,
結果尺八越改越糟。

禪宗有個公案,牛車不走,打牛還是打車?
怎麼會問這個白癡的問題。

但是我就是看到有人還在打牛車,一打就五六年甚至十年以上,
老是跟自己的尺八過意不去,不然就是老是在換牛車。

我每次當我表演完尺八,
就有些人趨前問我你這支尺八性能很好很強!
卻從來沒有人問你,你如何能吹這麼好的音色。

每當有人聽到我的網站上的尺八錄音,
就有人會問你是怎麼錄音的,把聲音錄的這麼好,
卻從來都沒有人問我你是怎麼吹的..............。

我好羨慕那個人,那個演奏家的尺八,如果我能擁有那支尺八,該有多好
卻沒有人會覺得我如果擁有那個演奏家的那張嘴該有多好。

俗話,不會駛船,嫌河道彎。
拉不出屎,嫌馬桶沒吸力。

不要給失敗找藉口,要為成功找出口。

三十多年前有位熱心推廣尺八的人士,
在那個時候買尺八是很不容易的,
好不容易買了一支日本尺八,
結果發現音準偏低,
他認為日本人沒把尺八做好,
於是他自作聰明將內管補土縮小,
果然音高了起來,音準了!

後來他教學尺八,製作尺八,還出了一本"尺八之道"的書,
那時我二十出頭偶爾就路過中華路看某家樂器行櫥窗上的尺八,
我投以羨慕的眼光,好厚實粗大的尺八(相對於洞簫)
很想!很想!擁有一支這樣的尺八,
但是五位數的價錢,我買不起!
我連請老闆拿出來讓我摸一摸都不敢,
我就這樣看了十幾年櫥窗裡的尺八,
那時我有一支村岡實監製的塑料尺八,
那時我吹的不好,就怪就是塑料的嗎!
二十年內我只碰到兩外吹台灣尺八的人,
交流不到兩個月,因工作上的忙碌,就與他們失聯了!

二十年後我認是了幾位吹尺八的人,
其中的一位塔有四,五把日本尺八,價錢在二十萬日幣左右,
他還有三支台灣製的尺八,他說一支差不多在兩萬五左右,
但是他說這種尺八不行,後來他將那三支尺八送了!

那種尺八我吹起來音量小,音準偏高太多了,
中繼拆開,內徑很小,
那就是我看了十幾年櫥窗裡的尺八,幸好我沒買,
後來我又看到許多這樣的尺八,還有人想推銷給我,
說這尺八有多好。

再來台灣尺八協會成立了!
我就從來就在也沒有看到有人拿那種尺八來吹,
它消失了!它在時間的浪潮裡被淹沒了!

再來我也心想事成,目前我擁有幾支尺八,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真的!要小心!你渴望想要的,一直想下去,最終它都會出現,
這讓我想到一個恐怖的故事,一隻乾枯的魔法猴掌能得到願望的故事,
有得就有失,得了願望財富卻失去了至愛。

真的要小心的去想,你的世界與命運都是由想出來的。
經云:一切法皆由從心想生。
尺八也是這麼來的。

尺八悠到底好不好,我不要落於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的現象,
它與我十一萬的尺八來比,當然它比不上我十一萬台幣的尺八,
但是將尺八的價錢除於尺八性能,
那尺八"悠"就是物超所值了!

各種材質各家各類的的尺八,好與不好沒標準,它是比較出來的,
加上誰來比較它,
比較的機器好不好,用甚麼樣的機器來比,還有個人好惡的問題,
難能有客觀,最後只好各取所需。

我個人的感覺它比許多,有些兩,三萬,五,六萬的竹製尺八還好,真的!
任我怎麼將講都沒用,直接去品嘗它,去餟飲他,去聽它吧!

如果你無法完全發揮它,表現出它的好,
你從未品嘗出它真正的味道,
你怎麼能說它不好呢?
是你能力不夠吧!

多多以今日的我和他日的我去比,
要與看得到的去比,感覺不到的無法比
這樣一天一天就會有進步。

日本聽說一尺六寸管的"悠"將出來了!
請大家拭目以待!

最後有一點要注意,
佛說:人有 八苦 ,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
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蘊熾盛苦。
星雲法師外加了一個


比較苦


比較真的會產生一個苦,但那是假的苦,不存在的苦,
那是想出來的,可以不存在的苦,是虛幻的,
但卻像惡魔一樣會牢牢深扣人心,始終是揮之不去,干擾一生。

所以要如何去比較,懂得如何去比較,然後產生比較快樂,
這就是要靠智慧,這就"禪"。

1003.12.28殘月撰文

昨晚我逛舊書攤時翻閱文章,看到了這首詩,

貼上分享簫友。

少年擊劍更吹簫
劍氣簫聲一例消
誰分蒼涼歸棹後
萬古哀樂集今朝

龔自珍

........................................

絕域從軍計惘然
東南幽恨滿詞箋
一簫一劍平生意
負盡狂名十五年

龔自珍

............................................

因有感處,我自己也糊謅了幾句

少居萬華鼠蛇地
身心驚恐路迂行
練武壯膽長大了
老悟驚恐也是夢

年少好武愛吹簫
豪義不平逐年消
鬢白肌消剩簫嚎
簫嚎吹禪俗心了

殘月99.9.9

 

我在七歲時全家顛沛流離到萬華地區,就是電影"艋舺"那個地區。

那時常聽聞和看到幫派械鬥,令人驚恐,
生活在恐怖氣氛之中,
年少好不平,惹到幫派不良少年,被恐嚇,
放學後回家不敢走正路,繞小道回家,
有人從我背後一拍,都會驚的一身冷汗。

驚恐大小事件隨歲月記憶已模糊,
簡述其中幾件
小學時三四個小孩被一大群小孩圍打........。

某個夜晚兩個惡少兄弟拿石頭磚頭拼命砸向我們,
我們趕緊閃避奔逃...........................。

有個粗壯的男孩每次看到我,不知何故老是揮拳就要打我,
我只要看到他出現就閃,某次在野台戲台上,未開演前,
一大群小孩在上面玩,這個粗壯的男孩看到我又開始找我麻煩,
揮拳打我,我一個柔道就把他摔在台上,
他爬起來揮拳打我,
我一個箭步從一人高的台上飛奔跳下,跑了!

 

夜晚某人抽出一把刀,往上一劃,
我的朋友手臂輕微被劃出血來..........................。

其中一件事,
國中時
某日夜晚我坐在一高處正在看歌仔戲,
在不遠處有人在打群架,
在黑暗的晚上,在我前面出現四五個人,
真的是冤家路窄,
其中一人用力大打在我的膝上,
咆哮!給我下來,過來那邊講,
我跟那幾個人走入暗處..................................................。

還有一件事件

退伍後,因細故,
被二十幾個人圍毆,棍棒磚石其下,
打落水狗,事後多次騷擾。

.....................................................。

這一些只是一些過往雲煙,
一些記憶,一場夢罷了!
在潛意識裡把它徹底清乾淨,
不然它會像鬼魅般潛伏在黑暗中,
在你意志薄弱時,隨時伺機對你騷擾。